拿什么來(lái)“拯救”視力?戶(hù)外運動(dòng)、光療等干預措施或是扭轉近視之道|科技創(chuàng )新世界潮

2024-06-11 01:41:00 來(lái)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劉霞


圖片來(lái)源:視覺(jué)中國

科技日報記者 劉霞

隨著(zhù)教室和游樂(lè )場(chǎng)越來(lái)越多地被虛擬會(huì )議和數字設備取代,孩子們注視屏幕的時(shí)間激增,戶(hù)外時(shí)間急劇下降。為適應短視力任務(wù),兒童的眼軸變長(cháng)。眼軸伸長(cháng)提高了視網(wǎng)膜上特寫(xiě)圖像的清晰度,但也會(huì )使遠處的物體看起來(lái)模糊,進(jìn)而導致近視。

一項預測表明,到本世紀中葉,近視將影響世界一半的人口。這意味著(zhù),幾十年內,近視的發(fā)病率可能翻倍。但印度亞拉文眼科醫院醫生尼蘭·帕瓦爾認為,這一預測似乎太溫和,近視的發(fā)病率有可能會(huì )增至原來(lái)的3倍。

英國《自然》雜志網(wǎng)站指出:戶(hù)外活動(dòng)是預防近視的最佳措施??茖W(xué)家也在積極尋找其他方法,包括將室外環(huán)境引入室內、研發(fā)基于光和藥物的干預措施等,期望能扭轉這一令人不安的趨勢。

將戶(hù)外環(huán)境引入室內

隨機試驗表明,每天約一小時(shí)戶(hù)外活動(dòng)可以顯著(zhù)降低兒童和青少年的近視發(fā)病率。但事實(shí)證明,這些措施很難堅持。這促使許多眼科專(zhuān)家積極尋找將室外環(huán)境引入室內的方法。

2015年的一項研究發(fā)現,為教室配備比平時(shí)更亮的天花板燈具,再加上更亮的黑板燈,可以將中小學(xué)生的年近視發(fā)病率從10%降至4%。也有科學(xué)家嘗試使用玻璃和鋼材創(chuàng )建“明亮的教室”,讓更多自然光進(jìn)入學(xué)習環(huán)境。

有科學(xué)家另辟蹊徑,在教室創(chuàng )造能促進(jìn)視網(wǎng)膜聚焦的自然視覺(jué)環(huán)境。在中國麗江市的九間教室里,一個(gè)醫生團隊在教室貼上定制壁紙,這些壁紙展現了公園的視覺(jué)復雜性和空間布局。教室天花板被漆成類(lèi)似藍天的環(huán)境,其上海鷗翱翔、氣球和風(fēng)箏隨風(fēng)飄動(dòng)。

團隊發(fā)現,在這些戶(hù)外場(chǎng)景教室里的孩子,眼軸伸長(cháng)程度遠低于在白墻教室里的孩子。這種易于實(shí)施的方法表明,戶(hù)外活動(dòng)之所以有益,光并非是唯一原因。

光療眼鏡將光輸入眼中

科學(xué)家也在嘗試將不同波長(cháng)的光直接輸送到眼內,以預防和抑制近視。

澳大利亞研究人員使用專(zhuān)門(mén)的光療眼鏡開(kāi)展了試點(diǎn)研究。這種眼鏡會(huì )發(fā)出藍綠光,其賣(mài)點(diǎn)是緩解時(shí)差和提高睡眠質(zhì)量,但在解決近視方面也顯示出了潛力。

德國柏林醫療設備公司Dopavision則在試驗一種虛擬現實(shí)耳機。該耳機可將短波藍光傳輸到視網(wǎng)膜上與視神經(jīng)連接的點(diǎn)。在針對兔子開(kāi)展的實(shí)驗中,這種療法顯著(zhù)提高了兔眼中的多巴胺水平。目前,該公司正在歐洲開(kāi)展一項更大規模的臨床試驗。

美國阿拉巴馬大學(xué)伯明翰分校生物工程師拉斐爾·格瑞特茲指出,紫外線(xiàn)可能是預防和治療近視問(wèn)題的關(guān)鍵。而辛辛那提兒童醫院生物學(xué)家理查德·朗及其同事也在測試類(lèi)似照明系統的效果。

紅光療法存在爭議

目前基于光的干預措施大部分集中在紅光上,此類(lèi)療法被稱(chēng)為重復低水平紅光療法。這是用一種類(lèi)似顯微鏡的桌面設備,直接向用戶(hù)眼睛發(fā)射低強度紅光。這一方法最初是針對不同眼部疾病開(kāi)發(fā)的,被認為可以通過(guò)增強眼球中的血液流動(dòng)來(lái)發(fā)揮作用。

在一項為期一年的研究中,中國香港理工大學(xué)眼科醫生團隊發(fā)現,每天兩次、每周五天接受三分鐘紅光治療的兒童患近視的可能性,是未接受治療兒童的一半。

但也有專(zhuān)家對紅光治療儀的安全性表示擔憂(yōu)。據報道,曾有一名12歲女孩在使用紅光治療儀后視網(wǎng)膜受損。美國休斯頓大學(xué)視覺(jué)科學(xué)家麗莎·奧斯特林發(fā)布了一份報告,認為這種療法可能會(huì )對眼睛造成熱損傷。

不過(guò),支持者表示這一療法是安全的。英國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(xué)眼科團隊及其合作者計劃在課堂上試行這種干預措施。

美國國家科學(xué)、工程和醫學(xué)院近視共識研究委員會(huì )聯(lián)合主席凱文·福瑞克強調,盡管近視干預和治療措施越來(lái)越多,但走到戶(hù)外仍是一種極佳的選擇。研究人員和公共衛生官員應找到更多方法,讓孩子們到戶(hù)外去。

責任編輯: 左常睿